【科學大人物】法拉第不為人知的一面(五):兩個演講會

■法拉第對皇家科學院的困境實在看不下去。為了讓皇家科學院起死回生,他提出以一般民眾和小孩子為對象的演講會企劃案。這個看似苦肉計般的嘗試,在不久之後卻扮演了將科學推廣到社會的重要角色。

f1

圖1:快要40歲的法拉第。距離創辦星期五演講會和聖誕節演講會應該已經過了好幾年。

作者|竹内敬人(東京大學名譽教授,神奈川大學名譽教授)
編譯|黃郁珊(東京大學理學博士)

實驗所所長的任務
從1820年代後半到1830 年代初期,法拉第在皇家研究院演講方面的責任明顯地愈趨沉重。因為當時皇家研究院陷入經濟危機。1818年雖然跟大金主富勒借了1000英鎊而得以度過難關,但是單靠會員繳納的會費,要維持研究院的運作是很困難的。在1825年升任為實驗所長的法拉第,把解救研究所的困境視為自身的義務,並且規畫了以增加研究所收入為目的的兩個系列演講。

當時皇家研究院已經舉辦布蘭德教授與法拉第的演講,但那些演講與其說是演講不如說是授課,性質上並不是社交名人會來參加的集會。法拉第首先的構想是像以前戴維做過的那種會博取人氣的演講。這個構想肇始於1825年的星期五演講會(註1)。此外,以小朋友為對象的聖誕節演講會(註2)也從1825年開始舉辦。在當時,中小學完全沒有系統的理科教育,因此法拉第的遠見很令人佩服。

演講時程的增加不但促進新會員的加入,還確保了既有會員繼續給予皇家研究院支援。這些會員支付的會費不但解救了皇家研究院的財政危機,更令法拉第和皇家研究院都更受到社會矚目。

星期五演講會
法拉第升任實驗所所長之後,立刻召開每星期五傍晚的研究院集會。所有會員都可以自由參加,也可以帶朋友前往。雖然剛開始只是演講會之後供應小點心,氣氛輕鬆的集會,卻因為這個集會備受好評,進而發展成星期五演講會。

星期五演講會是在每週五晚上九點,在皇家研究院的大講堂舉行整整一個小時。受邀演講者並不限於當時有名的科學家,還包括各個領域的名人。從演講者的選擇、邀請,以及在記錄上耗費的大量精力,可以窺見法拉第為這個演講企劃投入了多少力氣。直至1840年代初期為止,法拉第一直都是演講委員會的負責人,完全是獨立一人主導星期五演講會。他說服了藉由科學工作認識的朋友和同仁到星期五演講會來演講。筆者將自1832年至1862年30年間,法拉第邀請過的外來演講者之中,本雜誌讀者所熟悉的人物整理於表1。事實上,不是科學家的講者占了大多數。

p1

演講者的陣容相當多元,雖然戴維和法拉第都對原子論持否定的態度,但仍然邀請了有眾多支持者的道耳吞。進化論的擁護者赫胥黎(註3)所持的主張與山德門教派信徒的法拉第的宗教信條相左,但他是很能吸引聽眾前來的講者。又在1855-1858年間,皇家研究院的生理學教授法拉也理所當然地常常擔任演講者。

一個能看出法拉第和星期五演講會有多受好評的例子是,法拉第曾經說服劍橋大學的威廉․葳威爾教授(William  Whewell) (註5)來演講,而葳威爾可是出了名的從不在劍橋之外演講。

能被邀請為星期五演講會的講者在當時成為莫大的榮譽,再加上台下的聽眾不乏貴族和名人,所以講師都很緊張。甚至曾經發生膽小的惠斯敦(Wheatston) (註6)在通往講台的門前膽怯地逃走,法拉第只好上台即興演講代打的軼聞。

法拉第本身也時常擔任講者,除了因病休養而缺席的1840 年,及至1862年退休為止他一年總有幾次登台,多的時候一年5次登上講台,共占了1862年為止所有演講的五分之一。他的演講內容包括在皇家研究院地下實驗室得到的最新成果,比如說法拉第效應的預備報告,而且還在1839年做了初期攝影術(註7)相關的演講。發明碘化銀底片攝影術的泰爾伯特(Talbot) (註8)因為常到皇家研究院,所以也和法拉第熟識。

法拉第還會在圖書室展示各式各樣的物品。展示的物品有時候會和當晚的演講主題相關,其實反映了倫敦聽眾多樣的文化興趣。有興建新加坡的拉佛(Raffles) (註9)從亞洲拿回來的展示品、有李恩菲爾德(Lee-Enfield)型步槍、植物標本,從肖像畫到詩集,涵蓋範圍甚廣。

f2

圖2

1846 年曾經發生因為聽眾超過1000人,使得新聞記者們無法入場而不滿的事件。總之,星期五演講會在當時就是那麼地受歡迎。

聖誕節演講會
法拉第自1825年起,於舉辦星期五演講會的同時也舉行了聖誕節演講會。這兩個演講會很明顯都有著藉由增加聽眾及會員—總之就是增加會費收入來改善皇家研究院的財政狀況。演講會雖然為成人舉辦,可以預期有名科學家的演講會能夠被聽眾接受,但是為孩子們舉行的演講會將有什麼樣的成果,應該是無法預測的,因為這是史無前例之舉。

儘管如此,法拉第應是基於自身的經驗,令他決心去做這件事。法拉第在學徒時代聽過塔圖(Tatum)的課,受過瑪西夫人著作的刺激,曾在黎堡(Riebau)師傅家的廚房做過實驗,最後再加上親身聆聽過戴維的演講,且受到莫大影響。我們可以想像得到,在法拉第的腦海裡曾有過「若是能將這些經驗都提供給孩子們,將會是多美好的事」的念頭。

1825-1826年首次聖誕節演講會的講者是當時皇家研究院的力學教授米爾靈吞(Millington) (註10),講題是「自然哲學」(也就是「科學」) ,1826-1827年則由天文學家瓦理士(Wallis)擔任講者。法拉第在1827-1828年的聖誕節假期間第一次擔任聖誕節演講會的講者,演講時程列於表2。不但包括多種話題,而且對身為日本人的我來說,連元旦都有課程委實令人有點驚訝。

p2

圖2所示為法拉第在1855-1856年聖誕節演講會的情況。此圖出自布萊克雷(Blaikley) (註11)之手,在科學史相關的繪畫中格外出名,甚至曾經被用在英國的20英鎊紙幣(註12)的設計上。很可惜這張圖很小,沒辦法看得很清楚。但是在站著演講的法拉第後面是安德生(Anderson),在右下角坐著的是法拉第家人。

講台前面第一排坐著的是王夫亞伯特(Albert) (註13)。亞伯特因為曾在祖國德國受過正規的科學教育,所以非常尊敬法拉第。也曾為了讓皇室成員學習科學,而藉各種機會召喚法拉第入宮。亞伯特旁邊坐著皇太子,正是之後成為愛德華七世的威爾斯王子(Prince of Wales)。此外還有著名的學者和政治家列席,光看出席者的陣容,簡直無法令人相信這是個科學演講會的場合。

這張圖所繪的是 1855-1856年『常見金屬特性』課程的一幕。1856-1857年的講題是『引力』,圖說寫著:「法拉第講了磁鐵和引力的故事。這場景讓我們打從心底笑了出來。他把裝滿煤碳的桶子、火鉗、煤炭夾對著強力磁鐵丟過去。看到那些東西全都被磁鐵吸在一起,整個演講會場陷入爆笑…」。其實煤炭是被黏在桶子裡,這是法拉第巧妙表演實驗的一例。表3顯示,法拉第自己在1827-1860年間曾給過19次聖誕節演講會。p3

狄更斯曾在某次機會聽到法拉第的演講而大感欽佩。(註14)他勸了法拉第兩次,一定要將演講內容出版成書。但是法拉第在當下是以「若印成書,就無法傳達隨實驗演進課程的精髓」的理由拒絕了。

但是最後,演講的部分內容還是被印成書。『蠟燭的科學』為題的演講在1848-1849年及1860-1861年共舉行兩次。第二次既是法拉第最後一次站上聖誕節演講會,也是後來普及於世的那本書的基礎。其實這本書並不是法拉第親筆所寫,而是由當時名為化學新聞(Chemical News)的科學雜誌編輯克魯克斯徵得法拉第的同意後(註15),委託速記員做紀錄,由克魯克斯整理後加上圖,先刊載於雜誌,再發行成冊。

1860年為止的講者之中除了法拉第自己,布蘭德講了7次,丹尼耳一次,其餘則為化學領域以外的的講者,講者幾乎都是皇家研究院內的科學家。和星期五演講會相異之處。在於聖誕節演講會偏重化學領域。從聖誕節演講會是為了孩子們準備的有實驗表演的演講這個角度來看,這是想當然耳的計劃。

f3

圖3:1840年左右的皇家研究院的外觀。

兩個演講會的成果
1825年法拉第藉著任命為實驗所所長的機會創始了星期五演講會。這是皇家研究院有史以來最閃亮的一塊招牌,也是法拉第將本身研究的最新成果公諸於世的主要方法。在1830年代末期,皇家研究院總算從財政危機中解脫出來,法拉第啟動將皇家研究院的建築物正面飾以雄偉的歌德式圓柱的計畫。完成的建物外觀令這棟門牌為21號的建築物,在櫛比鱗次的商店和住宅的阿伯馬勒街(Albemarle street)上顯得鶴立雞群,彷彿在宣示惟有這棟建築物是學術的殿堂。

星期五演講會在開始初期就被泰晤士報等等報章的星期六版詳細地報導。聖誕節演講會也同樣被報紙廣泛報導。這些報導不但有助於受過教育的一般人以及未來的主人翁們親近科學,也使得對法拉第的好評不僅只於科學界,更廣泛傳到社會。就這樣,法拉第成功地讓世人都「看得到」科學與皇家研究院。

這兩個演講,尤其是星期五演講會,成為當時科學對那謳歌維多利亞時代的英國社會開的一扇窗。這些演講隨著社會和皇家研究院的變化不斷改革,至今仍是科學向世界開的一扇窗。

 

★下回預告「電磁轉動與電磁感應」。

註解:
*1 Friday Evening Discourses: 正式一些應被譯為「週五晚間的討論會」,本文中簡單譯為「星期五演講會」。
*2現在的名稱為 The Royal Institution Christmas Lectures。
*3 Thomas Henry Huxley (1825 - 1895): 英國生物學家。著名小說家Aldous Huxley的祖父。
*4摘錄自L. M. Thomas,”Michael Faraday,” Institute of Physics Publishing, London (1991)。
*5 William Whewell (1794 - 1866): 科學史學家,哲學家,祭司,因發明科學家 (scientist) 這個名詞而為人所知。
*6 Sir Charles Wheatstone (1802 - 1875): 英國物理學家。其成就有電信技術的開發及惠斯登電橋的發明等等。
*7 法拉第對攝影術非常有興趣,而且也是當時最常被拍攝的人物之一。
*8 William Henry Fox Talbot (1800 - 1877): 英國政治家,科學家。發明初期攝影術”碘化銀負片攝影術 “(Calotype) 。
*9 Sir Thomas Stamford Raffles (1781 - 1826): 英國殖民地的建設者。曾創建了新加坡。
*10 John Millington (1779 - 1868): 英國科學家,醫生。曾短暫當過皇家研究院教授。
*11 Alexander Blaikley (1816 - 1903): 英國畫家。他是法拉第的遠親,也是Sandemanian教派的信徒。
*12英國紙幣系列D的一種。於1991-2001年間通行。
*13 Francis Albert Augustus Charles Emmanuel, Prince of Saxe-Coburg Gotha (1819 - 1861)。王夫prince consort。在其祖國德國受過科學教育,非常尊敬法拉第。
*14 Charles John Huffam Dickens (1812 - 1870): 英國小說家。有『小氣財神』等等的著名作品。
*15 Sir William Crookes (1832 - 1919): 英國科學家,物理學家。發現鉈,還發明了克魯克斯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t045 的頭像
ht045

青teacher資料儲存

ht04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